Sunday, November 25, 2007

從澳洲的政黨輪替,看馬來西亞的選舉

澳洲國會大選結果揭曉了,由陸克文(Kevin Michael Rudd)所領導的在野黨勞工黨獲得壓倒性的勝利,透過民主的選舉過程結束了自由黨籍總理霍華德主政十一年的歲月,成功取回政權。自由黨在十一年前從勞工黨取得政權至今。

澳洲今屆大選的政黨輪替是值得高興的,透過這場選舉,我們可以發現,澳洲人民對於政治的成熟度滿高的。因為人民懂得利用手上的選票,透過正確的選舉制度告訴國家領導人,他們需要改變,正因為如此,澳洲最大的在野黨勞工黨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提出了"兩次輪替檢定說"(two-turn-over test)。他認為從民主轉型到"民主鞏固",至少要以政權是否已經民主而和平地轉移兩次為從最基本之要件。 如果按照杭廷頓的理論來看澳洲這場選舉的話,已經進入了"民主鞏固"的政治歷程。事實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澳洲就以自由黨及勞工黨這兩個最大政黨相互輪替組織政府。因此,我們可以想像,澳洲內閣與國會相互制衡的畫面。

其實,澳洲政局和馬來西亞政局有一定的差別。至少種族結構就不同了。筆者在兩個都為君主立憲制的國家為前提做出比較。同是君主立憲制的馬來西亞,建國 50年了,連政黨輪替都沒有經歷過,更加不用談"民主鞏固"了。但是,澳洲卻經歷過無數次的等黨輪替了。

澳洲之所以可以經歷這麼多次的政黨輪替,除了政治成熟度夠高以外,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澳洲有全面以及完善的選舉制度。在澳洲是實行強制投票制,也就是強制人民一定要去投票,而澳洲選舉投票委員會也給人民很多方便,您可通訊投票,可以越區投票,甚至在國外時也可在海外大使館或領事館投票。以及優先配票制,就是投票時可以把想投票的候選人寫上 1,您也可 "預估"他不會當選,所以在其他候選人前的口內寫2,那您投1的人若不當選,您這一票自動的就跑到2去。另一種投票方式是在某一黨的這組候選人上寫1,這等於您是選黨不選人,這樣如果這樣您投下的這一票的這個黨候選人若未當選,那就由這個黨代您決定您這一票轉給誰。

然而,馬來西亞的情況則是,政治成熟度不夠,加上選舉制度不公平。每逢大選,必定會鬧出幽靈選民,選民無故搬離相關選區,選民冊準確度不高,選舉時間過短等等的因素。導致馬來西亞無法透過乾淨及公平的選舉達到政黨輪替。

筆者並不是想要改變現有的選舉制度,而是希望選舉委員會可以提供一個公平的競選平台,讓人民選出自己心目中的政府。

2 comments:

SK said...

看来你对澳洲的制度有一定的了解。你所写的,其实可以发展更深的脉络去探讨。

这两天若有时间,我会去收集一些有关这个课题的背景资料,希望能够厘出一些基本概念套在马来西亚看看。

不过,最可悲的是,要想马来西亚政党轮替,就别指望主流媒体会刊登这类文章了。

~*賢外之音*~ said...

我也有同感,主流媒體被許多惡法的箝制,無法發揮其第四權的功能。

但是,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馬來西亞網路媒體蓬勃的發展。確實是有其影響力。像是最近的兩場大型集會,網路媒體真的功不可沒。

因此,我相信未來民主化的推動,網路媒體必定佔有一席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