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07

民政黨不願面對的真相

日前,民政黨青年團副團長巴蘭佐迪(S.Paranjothy)發表一篇題為“從生到死都受歧視”(Discrimination from womb to tomb)的文告,細數巫統領袖在近年來所發表的種族性言論,力指成千上萬名印裔是因為遭到極度邊緣化和歧視,才會集體參與11月25日的興都權益行動委員會大集會。他也砲轟巫統操弄種族情緒,更經常把國陣成員党當作“沙包”,作為贏取本身族群支持的墊腳石。

這是繼民政黨檳州州行政議員杜乾煥以及國大黨金馬崙國會議員迪溫馬尼後,國陣成員黨成員針對興都權益行動委員會大集會對政府做出最強烈的指責。一般預測,這個敏感的言論出自國陣成員黨成員,必定引發另一股漣漪。

不出所料,巫青團長拿督希山慕丁在隔日即表明,民政黨代主席丹斯里許子根博士應該針對民政黨青年團副團長巴蘭佐迪在《當今大馬》發表的言論作岀解釋,如其解釋不合理,巫青甚至國陣不排除與民政黨脫離關係,劃清界線的可能。

然而,一向給人“好好先生”形象的民政黨代主席丹斯里許子根博士今日也大動肝火,表示對巫青團長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的言論大感震驚與失望,因為當中帶有對民政黨的恐嚇與威脅。他更說希山慕丁指國陣及巫青團並非不可能與民政黨斷絕關係的威脅性言論,是不理智、不適當且不符合國陣精神。

話說回來,民政黨青年團副團長巴蘭佐迪並沒有因為許子根對希山慕丁的砲轟而逃過被紀律處分的命運。許子根在該記者會上表示,民政黨已決定採取行動對付巴蘭佐迪,一切行動有待紀律委員會依程序展開聽証后,交由中央工作委員會處理,巴蘭佐地可能被凍結黨籍或開除。

巴蘭佐迪難逃被處分的命運是在大家預料之中,因為不能夠接受來自成員黨異議的聲音是國陣一貫的作風。但是,在這起事件上,民政黨完全屈服於巫統的權力下的一面卻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全國人民眼裡。

何出此言?很簡單,在國陣成員黨裡,希山慕丁只不過是區區一個巫青團團長。如果真的要回應他的言論,論輩份回應他的也應該是民青團團長馬袖強。而不應該是民政黨代主席許子根。而這次許子根這麼大動作且措詞嚴厲的指責希山慕丁,也再次證明了巫青團長的權力比國陣成員黨之一的民政黨來的大。因為許子根深怕希山慕丁國陣與民政黨脫離關係,劃清界線的言論成真,則快速的對巴蘭佐迪採取紀律行動。這可以在民政黨在同樣是針對興都權益行動委員會大集會發表文告的檳州行政議員杜乾煥以及巴蘭佐迪所採取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看出其中的端倪。

巫統在國陣扮演“大佬”的姿態欺壓其他國陣成員黨雖然是公開的秘密,但是,國陣其他成員黨並不願意也不接受這個事實。但是,經過這個事件後,民政黨也應該學習如何面對這個不願面對的真相吧!

筆者按:根據《星洲日報》 24日的報導,巫青團團長希山慕丁表示他發表的若民政黨的解釋無法令人滿意,巫統及國陣將與民政黨斷絕關係的談話不是一項威脅而是一項聲明。這更加鞏固了筆者所提出的論述,即巫統欺壓其他的成員黨是公開的秘密。

2 comments:

愛迪生 said...

政治理念不同,何不脫離干係,重新證明自己,民政黨這種卑躬屈膝的精神真讓人感到可悲.不過人要向"前"看,脫離國陣之後可能沒有那麼好撈,難怪難怪.

~*賢外之音*~ said...

像你所說的,既然當初民政黨選擇加入國陣聯盟,如今就不會這麼輕易退出。畢竟退出總要很大的勇氣。按照現今的政治局勢以及政治氣候看來,與其說民政黨要不要退,倒不如說民政黨敢不敢退。